飓风形成的能量罩碎裂,一股黑暗能量笼罩在了维考拉上空。

恩念于‘阿兹尔’拯救他们的维考拉人惊恐地望着那高空飞过的黑暗能量生命,好在对方似乎暂时懒得理会他们,不以他们为目标。

“他来了。”带有怒火的低沉声音中,内瑟斯解下了脖子上系着的坠饰,一把交给了希维尔:“戴上它,立刻逃走,我们阻挡了泽拉斯之后,会再去找到你。”

“果然也是冲我来的,我听说过你的故事,传闻中你和你的兄弟是英雄,一直在为恕瑞玛战斗。”希维尔皱眉接过道:“我的血现在还真是散发着迷人的香气,那个攻城的家伙不会也是冲我来的吧?”

内瑟斯点头回应,又向塔莉垭道:“小姑娘,要麻烦你了。”

“哦……啊!”塔莉垭道:“我对织母发过誓,会保护好她的!”虽然塔莉垭的头脑还有些混乱,一个个人物的登场让她应接不暇,但还是听话地搀扶着希维尔远逃。

奇亚娜则既有兴奋又有紧张,天空中滚动的黑暗魔力简直超过了她的想象极限,但她能看出季星表情始终是从容的,问:“塞维尔,你有把握干掉那个黑暗法师吗?”

“泽拉斯是来自远古的巫灵,在他窃取阿兹尔的飞升能量前,就已经是恕瑞玛帝国最强的巫师了。或许那时候作为巫师的他不如这个时代的风法师,但经过飞升能量的改造,又积累了千年的力量……”

内瑟斯替季星回答,并介绍了敌人的情况:“你也先离开吧,来自以绪奥肯的小姑娘。”

“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季星却说道:“自己决定。”

仰着脸的奇亚娜双目中闪过一缕神光,她当然是想留下的。她不怕危险,因为听出了这将是她此生难得一见的战斗,很可能是代表远古与现代最强法师之间的对决!

于是她只是肃穆着表情,往后退了几步,内瑟斯不由看了眼她,一言不发地摘下了背后的斧头。

凡人总是擅长遗忘。

就连暗裔战争都已然久远的这个时代,人们早已忘却了飞升者拥有的力量,更不会了解泽拉斯的恐怖。那是他和他兄弟联手都不敌的远古巫灵,灾难性的生物!

如果是他自己,他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勇气去与泽拉斯对战,而他现在要做的是让身边这位即将与他并肩作战的法师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并不是一场嬉闹。

咚!

他将斧柄猛地砸向地面,激起了一片如同烟云的尘沙。这成圆的尘沙变成了一阵飓风,翻卷着,凝聚着,仿佛一股磅礴的怒意,填充进了内瑟斯的躯体!

他的身形越来越大,恐怖地高耸起来,化作四五米的巨人,正如恕瑞玛千年中流传的东西一样!

他现出了‘原形’。

“血肉的动物向变异,却没有生殖的隔离。”季星看了眼这不讲科学的变化,便仰头望向天空。

“泽拉斯!”内瑟斯则大吼道。

拖拽着锁链的泽拉斯到了。

暗黑的能量涌动,其中饱含着最为纯粹的恶意,俯瞰向地面。

“原来是你,把我锁在地下千年之久的懦夫。”出乎意料,他的声音竟满是磁性温和。

“我会让你再回到地下的。”

“是吗?千年之前,你有你的好兄弟雷克顿帮忙,但最近你可曾听到这个名字?”泽拉斯奸笑道。

“不准提那个名字!”内瑟斯的怒意更盛,他当然有听说沙漠之中的传闻,据说解放出来的雷克顿已经陷入疯狂,无差别地杀戮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