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宿命中文】地址:sumingzw.com

“不对。”灵玉看着对面人那苦涩的模样,心里只有疑惑。

右佥都御史可是正四品的大员,又是御史这样贵重的身份,无论这徐大人本人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位置上的一定不会是蠢人,更不可能把自己的把柄明晃晃地猜出来。

他可是御史啊,一张嘴得罪过多少人的,他怎么可能敢。

“是不是有谁向他承诺过什么?其实他这样做完全合法合理?”灵玉眯起眼睛问道。

刘沐澄被这话问得莫名其妙:“怎么可能?从下官接手起,就一直如此,年年清理,从前不曾有问题,直到去年徐大人买了那宅子才出问题。”

“查一查有关文书,或者更早的,你去查,我也查一查。”灵玉吩咐。

刘沐澄此刻看对方一脸淡定的样子,似乎丝毫不在意,立刻明白过来,这姑娘是怕了?

谁不怕御史?

修道者有一些特权,有些事别人做了,会被御史弹劾,他们做了,就不会。

但这都是有限度的,只在修道者相关事务的范围内。

刘沐澄心中越发确定了一件事,这华指挥不知是本心还是侯府的指使,看起来是铁了心要当这个官了。

可这又是何苦呢?有什么好处?这大雍官场怎么可能容得下她?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像个“官”的样子,甚至已经有些过犹不及,可又怎么样。

“下官想提醒大人,您是主官,该有担当才是,此刻该立刻去拜会徐府解决此事。大人毕竟是……女子,想必与徐大人母亲打交道不会有太大障碍。”刘沐澄想到事情的紧急,还是没有和上官较劲,并且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这话在灵玉耳中有些刺耳,和徐府人协调解决没问题,应有之义,可是何必强调她的身份呢。

“多谢刘大人提点,此时尚有不明朗的地方,贸然上门怕是讨不了好,还是须查清一些。”灵玉还是耐着性子回应,虽然她脸上的不耐烦已经控制不住,必须要端茶来掩盖自己的表情。

刘沐澄眉头紧锁,叹气一声,拱拱手离开,一言不发。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无知幼童,指望不上。

真出了事,他怎么可能没责任,哪怕出事的概率非常低,也许不管不顾就能既不得罪人也能安稳渡过,但他是个正经做事的人,和丁麟不一样。

等刘沐澄走后,灵玉让方平把相关的文书都找出来。

“这……该从何找起?”方平一脸懵。

“咱们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报上去过?得到的批复是什么?当时怎么就给这件事放下了?对方真的承诺过出钱?”灵玉对此有非常多的疑惑。

“您对此事有什么印象?”灵玉看向秦书吏。

“华指挥很奇怪。”

吕粱还是顶着黑眼圈还在查水渠尸体的案子,他精神已经很是萎靡,此刻正坐在一个茶摊上,喝茶解渴,忍不住开始对自己的手下说一些很想说但不太敢说的话。

对于华指挥,他有些困惑,也有些失望。

一开始,他希望她是那种不实际做什么、靠着修道者武力震慑宵小的主官,后来发现她一心想做事,担忧之余也有期待。

那时候,他脑海里想象的场景是,她年幼,冲动,意气用事,如果发生了人命案子,会不顾全大局,说什么都要一查到底;而他们这些老成持重的则是苦苦劝说她顾全大局,劝她不要去揽别的衙门的活儿……

而现在,是她劝他不要多事,而他依然放心不下,想来看一看。

这案子最让人难受的地方在于,它没有人报案,一切风平浪静,所以真的很难被重视。

“大人,您说……有没有可能是暗卫的人干的?”下属附在他耳边小声说。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不像,我问过巡捕营的人,他们也说不像。”吕粱嗓音沙哑地说道。

已经是几碗茶下肚,可状态依旧很差,也许他真的该去睡一觉了。

年龄大了,真的不比以往。

从前还是个普通捕头的时候,通宵查案真的是寻常。

很多事白天隐藏得很好,夜深人静时才会显出端倪。

可惜当时被韩指挥忽悠着来了兵马司……

到现在,虽然他也可以找机会调去巡捕营,但不找关系很难调去理想的位置,而且他毕竟不比以往了。

想着,他重重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摊小二刚刚给他倒的茶,一饮而尽。

“嗯?甜的?”他眼睛微微一凉。

那小二在另一个摊位忙活着,此刻转头笑道:“官爷辛苦!”

吕粱也回以一个些许振作的笑容。

“指挥大人究竟在猜什么?”秦书吏问道。

灵玉看着对方审视的眼神,下意识地摩挲着胸口的玉,缓缓说道:“我怀疑朝廷是不是答应过什么?就是哪个部门,可能同意过改修水道,又或者……刘大人隐瞒了些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问道寻心》转载请注明来源:宿命中文sumingz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