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气,但软饭硬吃[快穿]》转载请注明来源:宿命中文sumingzw.com

水鹊没想到局面会失控成这样。

无序的、混乱的。

唇舌交缠,水声作响。

陆风驰和其他在春天的梦里狂吃梦中情人嘴巴,然后醒来和钻石一样无坚不摧的男高中生没有区别。

没有实战,但在梦里已经演练上百遍,甚至夜里睡不着,想得发疼也要在脑海里排练以后怎么和水鹊接吻。

要先顶开牙关,缠住红洇洇的舌尖,抵进去舔舐敏感的舌根,脸颊边软肉就会应激地津津流出香甜的水。

“呜……”水鹊用力去推对方结实的胸膛,固若城墙,他那点力气如蚂蚁撼树般纹丝不动。

羊脂软玉似的小脸因为被掠夺水分和氧气,无法承受地浮现一层薄红。

他只觉得嘴巴酸胀,细密的电流穿上脊背,无力地想把陆风驰抵出去。

舌尖相触,却被误以为是认可还是鼓励,水鹊为这简单的一抵付出了代价。

吮吸、纠缠,原来濒临窒息的感觉是这样的。

他后仰头,白玉般的脖颈倾出天鹅的弧度,忍不住颤抖,断断续续道:“要、要摔倒了……”

狭小的椅子禁不住这样的混乱。

好像放过他了。

从软尖抽离,带出暧昧的银丝,陆风驰将由湿溻溻舌尖流下的甜水吻干净。

就在水鹊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高大的alpha不由分说地抱起他,屁股被迫坐上冰冷的桌沿。

“这样不会摔。”以保护的名义,大手锢着那截腰。

又是兵荒马乱的持久战。

到最后,水鹊缺水又脱力,只能半张着嘴软软地靠着陆风驰肩膀小口呼吸。

还要时不时地被亢奋的男高嘴对嘴渡了口温水,美名曰补充水分。

天色漆黑一片了,校道路灯都通上电,他们才慢吞吞地从楼上下来。

高个的alpha容光焕发,就跟和别人跑了的老婆又自己回来了一样。

水鹊缓缓地走着,低垂着脑袋只觉得郁闷。

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的接吻,他总觉得自己亏了。

77号更是仗着其他人看不到它,疯狂地用圆溜溜的身体撞陆风驰的脑袋。

【坏男人!坏男人!不准占我宿主便宜啊!】77号急得团团转。

水鹊借口说家里管得严,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谈恋爱,让陆风驰送到校门前的那一段路就不要再和他一起走了,装作不认识,怕家里人看见。

陆风驰还在回味,早都晕头晕脑了,自然是水鹊说东他不会往西。

“今天怎么这么晚?”男人手中的文件又翻了一页,金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出乎意料地,宋秦今天在车里等他放学。

水鹊有点心虚,毕竟他刚才也不算是说谎家里确实管得严,宋秦要他立业以后才谈恋爱呢……

他紧张地抱着书包坐下,老老实实地说:“和同学讨论题目,忘记时间了。”

文件夹关上,宋秦扶了扶镜框,视线落在水鹊红得异常的唇上。

嘴巴被人吃得唇缝都要合不上了。

讨论题目?

宋秦目光沉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