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山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宿命中文suming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颜鹤将桑皮纸揉成一团握在手里,而后悄然垂下衣袖,宽大的袖口完整遮挡着他的手,让旁人看不出什么。听见王永的声音后,颜鹤面不改色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看向他。

“颜大人蹲在地上做什么?”王永指着地面问。

颜鹤一脸正色,说话时语调平缓,“香囊掉在地上了。”话音刚落,他便抖了抖袖口,衣袖滑落,修长白皙的手露出来,掌心握着翠绿的香囊。

王永见状,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眼神里的警惕也随之消失,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在下便不打扰了。”颜鹤一手放在腹部,一手背在身后,在王永的跟随下离开了这里。

王永将手搭在木门上,亲眼目睹颜鹤的身影消失后才把门闩别上,急匆匆走回平时倒药渣的地方。他蹲在地上仔细看了又看,药渣还是原来的形状,没什么不对劲。

“二叔,怎么了?”王青云突然出现在他身旁。

猝不及防的声音让王永身形一抖,随后把手覆在膝盖上,以此借力艰难起身,咳嗽两声后说:“人老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了。”话音未落,王青云便立刻伸手扶住王永,一脸关切地对他说:“二叔要保重身体,多休息才是。”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更何况有承宇抓的药,我吃了之后身体好多了。这村长……我还能再当几年。”说罢,王永把他的手移开,径直回了房。

“那二叔好生休息,侄儿先走了。”王青云面色如常,看着王永进房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屋里一阵咳嗽声,连续不停,王永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又继续咳上了。

他喝了碗中药后坐在窗前,想起来沈商陆对他说的话,好像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病情的确有加重的趋势。于是乎他顶着大太阳去了医馆。

到医馆时,沈商陆也在里面。

他手里拎着几大包药,正作揖离开。走到门口时碰巧看见王永,依照礼节行礼后,目光紧紧盯着他。一天没见,王永的面容更憔悴了。

他问:“村长也是来看病的?”

王永点头,伴随咳嗽声回应了一句,“是,家里的药快吃完了,来这里拿点药。”

“如此我便不打扰了。”说罢,沈商陆离开了医馆,随后悄无声息拐进了旁边的角落,那是一个绝佳的地方。他轻轻戳破窗纸,将医馆的一切尽收眼底。

王永坐在诊台旁,刘承宇为他诊脉,平平无奇的问诊流程而已。

咳嗽接连不断,过了一会儿王永问:“承宇,我怎么感觉这身体越来越差了。”

刘承宇安抚道:“村长不必过于担心,我会重新给你开一副药,只要你坚持吃,一定药到病除。”

王永抓住希望,急切询问:“可是真的?”

“是。不过还缺一味药引,这个药引医馆里没有,可能需要你去找。”

“那药引是什么?难找吗?”

“倒是不难找,只是……”

“嗒——哒——”

话还没说完,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声响,让刘承宇心生警惕。他用目光示意旁边的助手,让他去看。

赵洋采慢悠悠走到门口,四下张望,外面什么都没有。又朝角落走去,看见有只橘猫在爬树。于是走回去,不以为意道,“没人,是只猫。”

四周平静下来,王永又问:“承宇,药引是什么?”

刘承宇的嘴唇一张一合,却让王永瞬间变了脸色。

“什么!”

*

郅晗从许家折返时,沈商陆和颜鹤已经到了。她抹去脸上的汗迹,把扣在盘里的茶杯翻过来,几杯水匆匆下肚。

她说:“许志尚是坠崖身亡的。”

这个说法和王永的说法一致,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其他的没了解到,不过许志行家里有个女人叫杨翡,和他哥哥两情相悦,两人还生了个孩子。那个孩子几年前中了进士,现在在邻京当县丞。”

“我还听旁人说,王永那侄子王青云单相思杨翡许久,本以为许志尚死后他能得偿所愿,但依旧没能抱得美人归。”

颜鹤沉思良久,呢喃道:“那件事真的是意外吗?”

听见这话,郅晗也不禁点头同意,拥上前说:“我也觉得不像是意外,许志行对这件事闭口不谈,言语之间甚至充满恨意。”

许志尚一死,就有长达十年的凄厉童谣日复一日唱响,背后主导者一定是他亲近的人。如果是意外,又何必如此执着?

“这件事得慢慢查。”颜鹤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