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境里的生活,确实是如她想的那般安稳宁静,尽管这里的时间流逝得很快,但她一点都不在意,还是享受着这难得的幸福。

一方水上高台,她坐于其中,周边垂下的纱帐将她与外界景色隔绝。

顾清疏跪坐在蒲团上,支着头看书。水亭外陆清景带着曼曼坐在岸边钓鱼,叶清丞则在一旁为他们切着水果。

耳边仍然是悠扬婉转的琴音,她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清甜,视线落在远处。

那是一棵参天大树,粗壮的枝桠破开翠绿树叶直伸到水面之上十几尺,两根麻绳从树枝上垂下,连接着一块长木板,制成了一个简易的秋千。

这地方还有秋千,真是有趣。

她只是多看了几眼便收回了视线,目光落在岸边悠闲地三人身上,露出一抹微笑,如春风一般。

她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泠泠……”

一道空灵的声音越过长空,在她耳畔回响,那声音听起来没有过多情绪,但她又能感受到其中的一丝柔情。

像是无情之人发自内心的温柔,那是身体本能地爱。

顾清疏环顾一圈,此地乃空山灵池,周遭绿树成荫,池水清清,在这里的只有他们四人,并无其他人。

她站起身拨开纱帐朝陆清景他们走去,每走一步都感觉心中空落落的。

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

“怎么了?”叶清丞见她好像有什么事,便先开口问道。

顾清疏又看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其他人,便问他们。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面前的三个人都摇着头。

她也纳了闷了。

方才她分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怎么师兄他们没听见呢?

曼曼见她眉宇中透露的疑惑,问:“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在念一个名字。”

这下他们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有听见。

“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出现幻觉了?”陆清景观察着她的脸色,半晌才开口。

她摇头,确定方才的声音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那个说话的人是只想让她听到。

在她垂眸沉思时,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泠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