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山外圈终年缭绕一层薄薄的雾气,山峦层叠,蔽日遮天,导致嘉陵山环境昏暗模糊,一入山便寻不着东南西北。

内圈情况更严重,迷雾厚重,伸手不见五指。且暗处蛰伏着许多凶兽毒虫,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当场殒命。

谢宁川这次来嘉陵山是秘密行动,身边只带了高栎和凌斐恣。

所有人都还认为摄政王在盛京,他让程伯对外宣称养病不见客,以此混淆暗中盯梢的人。

三人驾马停在嘉陵山外圈。

望着缥缈的薄雾,高栎心底莫名不安,握紧缰绳,迟疑道:“王爷,消息会不会是假的?松泊就算想躲也不至于躲进嘉陵山吧?”

当年姜芷蒙冤受凌迟之刑,其中有条罪名是残害同僚,而死的人是大理寺的上一任少卿,案发现场脏乱不堪,等大理寺的人赶到,便看见姜芷亲手杀了少卿,现场唯一的人证指证是姜芷杀的人。

那人,便是逃亡五年的大理寺寺正,松泊。

姜芷被捕入狱,这人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毫无踪迹。谢宁川一直暗中派人去寻找,意外发现有另外几股势力也在寻找松泊。这更让他坚信姜芷是被冤枉的,松泊是案件唯一的突破口。

乌眸盯着那忽隐忽现的林木,谢宁川微敛眼睑,淡声道:“进去后见机行事,不要靠近内圈。”

“是!”

*

松泊逃亡了五年,这次和那人取得联系,得知自己不用再逃亡,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尤其是当他得知要把谢宁川引进嘉陵山时,眼中的凶光如饿狼扑食,他早就看不惯谢宁川了,每次他刚躲到一个地方,谢宁川的人就赶了过来,害得他四处逃窜,宛如一个过街老鼠。

他特意守在外圈,只待谢宁川带人进来。

马蹄声由近及远,他快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王爷!”他不紧不慢走出藏身之地,粗糙的脸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目光仰视马背上的人,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您也寻了我五年了,今日就看您能不能抓住我了!”

他大笑几声,扭头就往嘉陵山深处跑去。

谢宁川三人立马追上去。

冰凉的雾气循着呼吸钻入五脏六腑,松泊的倡笑回荡整个嘉陵山,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在故意引他们。

雾气越来越浓。

凌斐恣眼皮跳了跳,用力蹬紧马肚子,加速冲在他们前面,紧急刹马拦下他们。

“吁!”

“王爷,不能再往前了!”

马蹄声消失。

松泊停下脚步,凶神恶煞地转过身看着他们。

还差一点!

高栎上前挡在谢宁川前面,右手悄悄握住剑柄:“松泊,再往前进,你也会没命。”

松泊上了年纪,跑了这么久有些体力不支,喘着气打量周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昏暗的林木下,沙沙声忽远忽近,杀气也随之靠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