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柴玉不知道,她自县城回来就在家里歇了两天,顺带把提前挂好的肉类年货分了分。

四只鸡分出一只给老村正,又添了一刀腊肉两根香肠,这就很够了。

五堂叔家则是一只鸭,一刀腊肉和一块羊排。

花家量更多些,除了鸡和鹅,腊肉羊肉香肠都有份。

给谈黎的那份柴玉想了半天,最后决定一样来一份。

上回裴锦兰送她那匣子东西她打开看了,是几支工艺颇好的簪子,两对掐丝耳坠,额外还有一只玉镯。

谈黎对玉石没什么研究,但只看裴锦兰的家室就晓得她不会送便宜的,那自己回礼也就不能回轻了。

琢磨了一天,决定送些年货,额外再送她一食盒蛋挞,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至于她腌的变蛋什么的,怕她们不喜,也就不送了,回头留着自家吃。

分配结束,柴玉提着年货往村正家去,路上才有人同她说了这事。

说实话,柴玉对那些人一点好感都无,也不在意她们做了什么,笑笑也就过了。

去到村正家里,老汉很是诧异,毕竟自家并没帮过她什么,因而并不肯收。

柴玉笑笑,“当初分家时多亏了有您镇着,我们姐弟才不至于遭了黑手,如今好过了,肯定要报答一二的。”

说到分家,老村正就有点羞愧。当初他明知道柴家这家分得不公平,为了躲事儿还是没管,累得柴家大房几个险些没活过去。

柴玉却不这么想,正是因为有村正出面,原身才躲过嫁给老鳏夫的结局,否则她穿来后要面对的处境就不止当初那样。

所以这礼她送的心甘情愿,也不管老村正再三推辞,放下就走了,看得老村正泪眼朦胧。

人呐,还是别做亏心事的好,但凡做下一件,前头攒下的名声就毁了。

便是别人不说,可自己这心里总是过不去的。

五堂叔的年礼要等他们回来才送,给谈黎的则要要等去镇上置年货时一块送,所以柴玉就先跑了趟花家。

伍氏一见着她就嘿嘿笑,一副心虚的模样,柴玉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为她们姐弟出头的。

~

腊月二十五是上街办年货的日子,因柴玉有骡车,头天就有人央告到伍氏跟前,问能不能用她的骡车帮忙捎些东西去卖,伍氏不好做主答应,便来问了柴玉。

也不是个多大的事,柴玉一口答应了,早起就抱了捆干草去喂骡子。

估摸各家都收拾完了,柴玉朝屋里喊了一嗓子,柴旺提着给谈黎和裴锦兰的年货出来,柴红则推着木车,里头装着柴小四。

过年这几天热闹,一块带上出去转转。

柴玉还特意给他俩一人分了几十个铜板,要是瞧见想要的,自己就买了。

牵了骡车出去,柴玉又进院子检查了一边,确保每间屋都上了锁,这才把大门锁了,驾着骡车往村道去。

老远柴玉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处,本以为是等车,近了才发现最中间的是五堂婶周氏。只见她怀里抱着个包袱,正滔滔不绝的讲什么。

“大丫来了!”

人群不知谁喊了一声,周氏立马抬头,看见真是柴玉后,赶紧就小跑过来了。

怕骡子尥蹶子踢到她,柴玉赶紧勒住缰绳,迫使骡车停下,才问她咋了。

周氏显然说了有一会儿了,嘴角都起了白沫,她似没感觉一样,自顾自说了起来,“王氏那老虔婆回来了,你猜她咋回来的?”

却等不及柴玉问,周氏又道:“走回来的,我们搭了牛车,才回来不久,估摸这会儿那老婆子还在路上走着哩。”

“不是听说她进镇子找柴长海了吗?”

“是哩。”

周氏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听说是没找到人,反而叫人把银钱给抢了去,她没钱,吃吃不到住住不到,坐在小衙门外头哭了两天,硬要小衙门把钱赔给她,你说这是哪来的道理?抢她银钱的又不是小衙门的人。”

“大年下的人都出来凑热闹,回头摸走个钱袋,你上哪去找?小衙门只能叫她描述那恶霸的长相,画了张画像说尽力找,大约她也晓得钱找不回来了,一大早镇门才开她就扑趿扑趿往回走,估摸这会儿怎么也走了一半路了。”

啊这……

还真是恶有恶报啊。

不过这都要过年了,柴长海跑哪去了?

“大丫,是不是要走了?”

伍氏穿着新衣从院儿里出来,方才她已经来听过一回,瞧见柴玉赶着车过来,才匆忙回去换衣裳。

“对,要走了。”柴玉应了一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宿命中文【sumingzw.com】第一时间更新《在古代开私房菜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