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中文【sumingzw.com】第一时间更新《诗亦远方》最新章节。

房内死寂,空气静得能听见人的呼吸,壁钟指针的声音嗒嗒作响。

诗亦转醒,手里正握着寸长的尖刀,刀柄的血略微凝固,粘粘着手心,甩也甩不掉。

一室的血腥让人胃酸上涌,忍不住干呕,她的头急速抽痛,仿佛下一瞬就要迸裂。

她勉强摇晃着站立起来,努力地回想之前……“小雯……”

脚突然被什么绊住了,她低头,余光瞥见阮雯文面部朝下,趴着,一点动静也没有。

诗亦蹲下,推晃着阮雯文,“小雯……你醒醒……”

阮雯文还是一动不动。

诗亦急了,用尽全力将她翻转过来,不料翻过身来的阮雯文早就没了呼吸,肢体也已经有些僵硬。

她的双眼更是没有闭合,死死地,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生前见到了什么,如此骇人,以至于让诗亦神走魂飞,尖叫着连连后退。

房门霎时开启,一时间,人潮涌入,闪光灯咔咔作响,各家记者争相拍照。

诗亦惊惧,被迫退到了墙角,想要举手遮挡却无意识地将手中的尖刀越握越紧。

真是荒谬!今天,是她与莫修然结婚的日子,今天,也是她被控杀人的日子。

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看见远方拨开人群,缓缓朝着她走近,眼里的愤恨和嫌恶足以将她湮没。

然而这一切,却又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被杀的,是她的发小,是他的未婚妻。

前尘过往已经是不可原谅,现在,杀人凶手更站在眼前。

他掐住她的脖颈,紧紧抵在窗上,身后是万丈楼宇,夜色斑斓。

“小雯和你这样的关系,你也下得去手?为什么?你想要的,都已经有了!”

诗亦颓然,红着眼眶,哽咽地艰难出声:“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

谁会精心设计这样一个局?

为的,不过是将她逼至绝境。

“你这婚,终究是结不成。”

诗亦愣住了,从惊惧与难过中微微缓过神来,难道是他?!

“你疯了吗?!”她拼尽全力挣脱出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那是阮雯文,不是别人!他再恨她,也不能这样做!

格措远方轻笑,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的,看似曾经拥有,最后也如流沙逝于掌心,终于没有。

“我要你尝尝明明触手可及的幸福被人一朝摧毁是什么滋味,我要你陪我堕入这无尽的深渊,用痛苦和眼泪来偿还,我要你永远承受这种煎熬,如同我一样,永世不得超生。”

“这样说,你清楚了?”他冷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刑警已然到场,劝说着当事人冷静,他克制地后退,终究没有意气用事。

他站在那里,漠然旁观着她被铐上手铐,押出房内。

地上的阮雯文浑身是血,身中数刀,死状可怖,他却没有一丝半点的惧意,将阮雯文搂抱进怀里。

他的神色难以估测,唯一可见的,是眼底的一片氤氲。

莫修然拦在门外,突然消失的新婚妻子,再次出现在眼前,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婚礼现场成了案发现场,他朝着警方急急解释:“这当中一定另有隐情,人绝不可能是我妻子杀的。”

“我们相信证据,会调查清楚,还请配合。”警方例行公事,自然也会公事公办。

诗亦转头,突然感到心死。她朝着他淡淡一笑,悠悠地开口:“算了,莫修然。”

她这半生的错,绝大多数有愧的事,都是对远方这个人,或许,他需要她以这样的方式了结恩怨。

只是阮雯文实在无辜。

她曾经那点邪念,与莫修然结婚那点目的,此刻,实在微不足道。

莫修然抓住她的手,沉声提醒:“诗亦,除了他,你还有没有在乎的人?如果还有,不要胡乱认罪。”

她没有回答,只是低头,穿着染血的婚裙,随着警员缓缓离去。

警车前,阮母冲破警戒,狠狠给了她几个耳光,高声哭喊着,要求严惩杀人凶手,血债血偿。

阮母过分激亢,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诗亦会对阮雯文下手,她将诗亦按倒在地,掐住她的脖颈,试图将她就地正法。

一切发生在转瞬,一众人愣在那里,忘了有所作为。很快,江超上前将人从她的身上拉开,随行的警员随后也晃神过来,冲上前,制止了阮母,把诗亦押进了车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宿命中文】地址:sumingz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