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驯夫日常》转载请注明来源:宿命中文sumingzw.com

药膏触感冰凉,在他红了的半边脸上缓缓滑动,像是羽毛尖儿挠着心口,好不难耐。

但他却没挡着她的动作,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她,从含着担忧的眸子再到紧紧咬着的下唇,从清晰可见的绒毛至眼下还有的些许青黑。

她连着几日生着病,也并未好好的养着身子,闹着的动静不容她喘息,但见着人时,依旧是好脾气开朗的模样。有时候真让人好一顿揣测。

李姝茵只顾着手中的动作,聚精会神的为他上药,生怕自己力道生疏将他弄疼了,丝毫没有注意身下之人古怪的眼神。

折腾了半晌,可算是将药抹了匀称,她这才意识到二人的位置不太恰当,她赶忙退开,将药膏合上,突如其来静谧的气氛压得二人皆一言不发。

李姝茵思忖了会儿,还是决定打破二人的僵硬,她问:“是皇后打的吗?”

宋演懒散的靠在桌上,指骨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案上,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她叹了口气,又将带来的温碗递到他跟前,杏眸亮晶晶:“喝粥罢……想来你应该没用膳。”

良久,他不经意的瞥了那碗里头热腾腾的红豆粥一眼,问道:“又是哪换来的?”

他问的是粥里边儿的红豆,依着昭日宫的处境,能排得上号的吃食的确惹人稀奇。

李姝茵弯唇:“是嬷嬷种出来的,这红豆好生长,煮成粥儿味道鲜甜,暖心暖身,如何,嬷嬷的手艺不错吧?”

宋演未动,眼神如火如炬:“我与……公主,并不相熟,不必如此讨好我,你要的画也让阿福给你送去,就此别过,下次不要再来了。”

李姝茵捧着碗的手忽顿,一瞬不瞬盯着他的脸,“你的伤因我而起,我自然要负责。”

他垂眸,不知想到了什么,竟兀的轻笑声。

“我在宫里边没有认识的人,虽说你我萍水相逢,但你也帮了我不少,一来二去我们也算的上朋友,既然是朋友,哪有什么讨好来讨好去的说法,不过只是对好友间的关照。”

她抿唇偷笑。

虽说最开始宋子文吸引他的地方,是那惊鸿一瞥,还有之后数次相见时的惊艳。生的好看的人便忍不住会让人关注心系,更何况他还是个病秧子,更是要多多关照。

若是他人巧舌如簧、舌如灿莲,说些好听话蛊惑人,宋演是断不可能理会相信,偏偏说这些话的人是李姝茵,他虽然与她交集并不算多,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但他看人一向准确。

她没什么心眼子,想要什么都会写在脸上,即使没有写在脸上,也会从那一双毫无杂质明亮的眸子里看出她心中所想。

是喜是悲,都藏不住。

她又道:“你快喝,待会儿凉了。”

这一回儿宋演并未推开,也不如那一日的冷漠,竟听话的喝起红豆粥。

香甜美味,唇齿留香,竟比宫中御厨熬制的还要好上千百倍,半碗下去便暖了身子。

李姝茵看的满眼欢喜,心情也跟着好了些,不自觉的便看入迷。

因着身子病弱,脸上常年带着病弱,此时却在暖粥热气的熏陶下扬起了两分红晕,喉结顺着吞咽上下滚动,异常的性感招人,简单的一碗红豆粥,甚至连碗瞧着都有些年纪,却在他优雅从容的动作里变得无比华贵,好似端着的是一口金碗,饮着的乃仙露。

察觉到李姝茵的视线,宋演舀粥的动作微滞,不疾不徐的放下碗,慢条斯理的看向她:“在院子里候的久了?”

李姝茵以为他是关心自己受冻,便扯谎:“才到,见院子没人,便想着等等。”

可不是等等,从太阳升起时便候着了,硬是候到了正午,这才见人归来。在那半天里,她可是将所有不好的结果全想了遍,担忧着宋子文不会真出了事。

事实证明,她的担忧并不假,他真是受了罚。

宋演挽唇,重复她的话:“才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纸弯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宿命中文suming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