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又跑了回来抓起傅岫白的胳膊:“师兄,快走……”

傅岫白茫然无措的被她拽着往外跑。

奔出山洞后,他回头一看,身后并无人跟出来,他急忙转身,兰凤抓紧了他的胳膊阻止她:“师兄,快点……”

“旋儿……旋儿还在山洞里!”傅岫白着急的甩开她的手,一向冷静自持的清华帝君此刻居然慌了。

紧接着兰凤的声音又响起:“她有妖皇护着不会有事,要是被爹知道你还念着她,她可就活不了了”

傅岫白抬起的左脚又放了下来,再一次解释道:“师妹,师兄对她真的只有师徒情谊!”

虽然师父修为不如自己,但自己也不可能与旋儿形影不离,时时刻刻的将她绑在身边护着。

“师兄,师妹相信你,走吧!”兰凤言不由衷的道,内心的怀疑却并没有打消。

兰凤的善解人意给傅岫白添了些许安慰。

“好”

……

阵法外,兽王们见傅岫白三人离去,胡砚和薛凯旋还未出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此刻的它们只恨自己修为太弱,关键时刻顶不上用。

远远的,一道红色身影如电般窜出山洞,下一秒,一块巨石砸了下来封住了山洞口。

“轰隆……”尘烟漫天,山洞塌方了。

兽王们欢呼:“出来了……出来了……”

如瞬移般,眨眼之间,胡砚抱着薛凯旋出现在众兽王眼前!

“好险,出来了就好”众兽王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围了上去。

“两脚兽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如此难看?”

“两脚兽好可怜啊!他们到底对两脚兽干了些什么?”

胡砚没回答,而是运起灵力朝天大喊:“傅岫白,若是日后本皇与旋儿结为连理,定会去天之巅感谢你今日轼情之恩!”

声音传遍半个赤魂森林,正在山坡上歇息的傅岫白闻言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

兰能笑不屑一顾:“切,一个祸水,妖皇还当是捡到宝了!”

傅岫白脸色阴沉的盯着兰能笑,语气颇重:“师父,她不是祸水!”

兰凤赶紧说:“爹,你胡说什么,她是师兄收的徒儿,不是祸水!”

兰能笑看着傅岫白的脸色连忙道:“对,凤儿说的是,是爹不对,岫白,师父口无遮拦,见谅!”

如今他们父女都要靠傅岫白了,万万不能伤了师徒间情谊。

兰凤见傅岫白脸色好看了些,提议:“师兄,咱们回天之巅吧!”

兰能笑很是赞同:“好,为父正好好好筹划下你们的婚宴”

傅岫白点了点头,再一次安慰自己,师妹为自己昏迷了三百多年,既误了修行又误了大好年华,他应该履行承诺娶她的!

师妹温婉良善又善解人意,应该是个极好的伴侣吧!

胡砚抱着薛凯旋正想离开,兽王们拦住他的去路。

雷鹰王:“小红,你要将两脚兽带哪里去?”

“诸位兽王,本皇要将旋儿带回妖界养伤!”

飞天蜈蚣王:“养伤在她住的山洞就可以养,何须千里迢迢去妖界?”

疾风狮王:“对,咱们这么多兽王爹爹和兽母后都可以照顾她,留在赤魂森林里养伤更合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宿命中文【sumingzw.com】第一时间更新《追妻路上,妖皇又发疯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