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黄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宿命中文suming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异常诞生有它特定的载体。一般情况下,那些情绪和污染会选中表世界的某个强相关物品,在里世界将它拓印出来,成为载体孵化。表世界物品几乎不受影响。

但有时污染被引动到表世界来,表世界的物品就会直接被转化为载体,如受到松田身上的污染影响而变成异常的带毒手帕。

举例来说,如果这个手帕异常是拓印载体孵化的,那表世界的手帕就还是个普通的带毒手帕,最终会被警视厅收为证物。但如今表世界的手帕作为载体孵化成异常了,它就不能再放回表世界,警视厅查案时会找不到这个关键性证物——松田那天给伊达发消息时的说法是『现场应有氰/化物』而非『现场有沾着氰/化物的手帕』,便是不为人知地将这个证物隐形了。

清道夫前辈们虽然会简单调查每个异常形成的原因,但似乎并没有和警方合作的意识,唯一一个可能有意识的也早早辞去刑警职位不干了——松田猜测警视厅里不少悬案缺乏的关键性证据可能都在他们的收容所里。

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出现,也许可以告诉便宜弟弟,就算拿不出证物,也可以让他去指点一下那些警察。

不过这件事还有待商榷,以后再说。

有待商榷是因为,并非每个异常被消灭后都会留下收容物。并且异常的载体并非都是特定的物品,除物品型载体外还会出现环境型和抽象型。稀有度和危险程度递增的同时,留下收容物的概率也逐层降低。并且每个收容物使用一定次数后都会耗尽污染自然损毁,没有收容物的情况下,它背后的案件自然也没有记载的必要了。

松田昨天在别墅楼用自己的情绪孵化出来的异常,还没等他搞清楚载体类型就被消灭了,原地也没留下收容物,他便以为这个异常已经解决了。

——原本是这么想的,但他当场昏迷后,在梦里看完了自己活了26年以来通过手机铃声得知的每一件令他不高兴的事,小到居酒屋的老板来电话说你爸爸又在我们店里喝到打烊,大到萩原的最后一通电话录音。

仿佛松田的手机每一次响起,接到的都不是好消息。

松田醒来后,在自己的手机里翻来覆去,找到一个凭空出现的陌生录音,点开后是一段重复播放的手机默认铃声。随着声音响起一同扩散开的还有熟悉的污染。

那时时间很紧他来不及静下心研究,想保住萩原同时抓捕炸弹犯的他发现自己又是被栗原捡尸回家,在他家客房里醒来,这回连纸条都没留,收起手机就抄近路回到现场。

一直到现在,他从病床上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对手机铃声产生了排斥和抗拒。

这算什么事?

门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熟悉的声音有说有笑地接近,松田只来得及就着他们两个贴近的姿势对松田阵平小声说:“别让他们知道。”病房的门便被拉开。

萩原和伊达拎着他们五个人——还有隔壁床的高桥小姐——的饭进来,拿出其中两份特别清淡的,分给两位病人:“高桥小姐对吗?我是萩原研二,很高兴认识你~”

高桥:“……嗯?”

两个松田:“……”

史上最快被拆穿的谎言诞生了。

松田阵平捂住脸躲避对面幽怨的目光,抬手招呼幼驯染:“萩,你给我过来。”

“嗯,小阵平?”萩原顺手把手里剩的那份饭放在人怀里,笑眯眯的,“你和小神奈都说了什么悄悄话呀?”

萩原研二肯定收到了高桥发的自我介绍邮件,所以松田阵平知道他是故意拆穿自己的。不过按理说平时萩原都会配合他装不知道——

他和萩原对视一眼,似乎确定了什么,于是轻轻放下,转移话题道:“我想换个手机铃声。”

松田被子底下的手握紧。

“诶?那我推荐上个月出道的新人歌手仓木麻衣的出道曲哦,小阵平听听看?”

松田阵平向萩原递去一个“你装得太自然了反而一下子就穿帮了”的眼神,说:“但我不想要有歌词的啊,要有节奏感的纯音乐。”

伊达接过萩原的伪装漏洞,自然地问:“怎么忽然想要换手机铃声?”

松田阵平摸了摸下巴,看向松田:“我们两个的手机都是默认铃声,听不出来区别——你的铃声也顺便换一个吧。”

“……行,试试。”松田点点头。

————

伊达航把手里的外套挂在门上的挂钩上,拿着两副外表上一模一样的墨镜过来。两个松田没多看第二眼就认出了哪个是自己的,松田阵平拿起比较崭新的那副直接戴在脸上,松田则拿起磨损得略旧的那副放在枕边。

萩原和松田阵平从昨天事件结束后就开始旷班,今天上午也是请假来医院探望,伊达更是从昨天一早直到现在都没摸到过自己的办公桌,现在松田醒了,他们三个吃完饭也要回去销假工作了。

萩原状若自然地瞄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瓶,被松田从旁边的果篮里拿起两个橘子强硬地塞进手里:“你的。”又拿起另两个同样让萩原捧着:“给伊达的。”

“小神奈不给自己留两个嘛……?”萩原看到脚边垃圾桶里的橘子皮,忽然就有点不敢吃了。他强颜欢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小神奈也要在医院好好休养哦。”

松田阵平表示你们两个先走,我随后跟上,被萩原以狗狗眼攻击:“你们两个已经有这么多秘密了吗,我真的会嫉妒的哦……”

“嫉妒谁?”

“小阵平,这个问题太犀利了啦!”萩原说,“我两个都嫉妒,下次一定要带上我啊!”

“再说!”松田阵平关上病房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