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眠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宿命中文suming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展羽用肩膀碰碰俞忆南,两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光明正大的交头接耳起来。

“这就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那个‘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打的宣传旗号是新时代的曙光。”

说到这,俞忆南神色有点微妙,展羽见俞忆南不说话,好奇看向自己的八卦小伙伴,满脸带着快说快说的神情。

“目的想要解散曙光,就连里面的人员配置和职位都和曙光设置的一模一样,咱们去年的经费就差点让这帮孙子截了胡。”

展羽挽了挽袖子,就准备上前,被俞忆南一把拉回来:“你看看给你说了你就急,这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这事还没讲到重点,后面的你要不要听,不要听我就不说了。”

“还有重点?我的好南姐,我求求你一次讲完好不好?”

通过俞忆南的描述,现在这个“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居然和明泽安那个曾经的爱慕者有关系。

那位女士现在的伴侣,就是“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这也太儿戏了吧,就为这种事情,他们就给咱们下绊子?”

俞忆南摇摇头,一旁的齐归也走过来:“自然不止因为这些,曙光的威信越高,对于那些掌权的和高层就越不利。”

“之前的大灾变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还尚未可知呢。”

齐归的脸上浮现出讥嘲的神色,眼神却冷的不行:“那些人怎么会认识到错误呢,只会觉得自己时运不济罢了。”

与此同时,被困在楼里的沈鸢柊以及住户,发现最严峻的问题是食物,好多人并没有在家储存足够多的食物。

隔壁的小夫妻的争吵声隔着墙就能听见,无非是最后一块面包的归属。

处在怪谈的空间内,人似乎比往常更能感受到恶意,而突然阴沉下来的天气,却更让人觉得担心。

巨大云团在阴暗的天气下看起来越来越低,几乎要压在楼顶之上。

闷热感以及风中传来的泥土腥气,都预示着今晚可能有雨。

看来这几天没有人触发【规则】,这个怪谈的本体已然有些等不及。

二十点整,一阵电闪雷鸣之后,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啪啪作响,整个楼道除却风雨的声音,再无其他。

看样子其他人也都在按兵不动,生怕在不经意中触犯【规则】。

沈鸢柊也从曲同尘的口中得知,“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也派人过来处理这个怪谈,让沈鸢柊不要有压力。

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这个名字多少听起来有点熟悉,究竟是在哪里听过亦或是见过呢?

等听到袁队长的时候,沈鸢柊的表情扭曲起来。

这不是原著里那个继沈鸢柊之后,致力于给男主找点事,给曙光添点堵的炮灰二号吗?

此人堪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战斗在激怒怪谈的第一线,主打一个损人不利己,用生命找茬。

这还哪里能安心,就在此时“咚、咚、咚!”的声音再度响起。

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回可好了。

带着全副武装挪动到门口,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猫眼,透过手机,沈鸢柊并没有看到梦境里那双血色的眼睛。

之前见过的那个初中女生浑身湿透的挨着个敲门,隔壁门前以及楼道上的夹杂着红色液体的水渍。

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明显,被灰白色的地面衬托的十分诡异。

女生的腿无力的搭在地上,向前一点一点的挪动,女生身后不远处站着穿着雨衣的人。

雨衣人的袖子看起来不大自然,像是塞着什么东西,不紧不慢的保持着和初中女生的距离。

“求求...求求你们开开门...求求你们......”

“咚、咚、咚!”

“求求你们...救救我...”

“咚、咚、咚!”

“求你们了...开开门...救救我,我不想死...”

女生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每次敲门失败,那个穿着雨衣的人都会在女生身上扎一刀。

隔壁有细微的声响传来,却又很快消失,只听到模糊不清的几个字“别...谁知道...自己...哪...”

见始终没有人愿意开门,女生眼睛里的光芒熄灭,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鲜血和地上肮脏的泥水混合。

沈鸢柊站在门后,双手死死的扯住自己的衣摆,那一声又一声哀求砸在心上,闷痛从胸口扩散开来。

不知道是汗水亦或是泪水的咸涩液体蛰的眼睛发痛,腥甜的气息在口腔中弥散开来。

理智告诉自己,这有可能是陷阱,是危险,感情却驱使使自己自己的身体想要出去。

“沈鸢柊,听到回答,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曲同尘的声音将使得沈鸢柊恢复了一丝清醒:“有个初中女生触发【规则】,在门外求救。”

“初中女生?”

“......是,初中女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