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裴的这条新消息,让阮思音看的直接怔住了。

她在心里盘算起来——

她是豆包的妈妈,她又和江裴领了证。

四舍五入,江裴好像还真是豆包的爸爸。

“不,不对。”

差点自己把自己绕进去的阮思音,晃了晃脑袋。

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这么算。”

她和江裴的婚姻是假的。

所以,豆包的这个爸爸也是假的!

阮思音自己说服了自己,她面上淡定下来,耳朵根却红了红。

她没有继续跟江裴说什么爸爸妈妈的话题。

她把微信转账退还,然后问道:“你现在还在福乐园么?”

江裴:“嗯。”

阮思音:“福乐园的房子好大,你家看着也好大呀。”

江裴:“?”

江裴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问:“在哪个门?”

阮思音:“唔,好像是西门吧,门口有一排枫树。”

阮思音的消息发完,栅栏门里面,就有人驱赶起了她。

“小姐,这里是私人住宅,请您马上离开。”

阮思音:“我找人。”

阮思音倒不是一定要进去,她就是想把带的东西,送给江裴。

在栅栏门里的住家保镖,没有半点要通融的意思。

他问阮思音要了预约证明。

阮思音没有。

“小姐,我最后说一遍,请您离开。”

不管是江裴的保镖,还是面前这江老爷子的保镖,他们都是冷硬的风格。

阮思音被这么赶着,她把自己带来的小吃,递向保镖。

“拜托帮我把这个交给江裴,这是我给他买的。”

阮思音递过去,见保镖不接,她只好把小吃袋子挂到了栅栏上,并重新请求道:“那拜托你不要取我的袋子,等江裴来了,他会拿走的。”

阮思音说完,没在这里耗下去。

她转身,一边走,一边给江裴发着消息:“你过来一下门口,可以吗?”

片刻后。

江裴来到门口。

他来时,阮思音早已没了影子。

栅栏上,挂着的袋子也消失不见。

守在门口处的保镖,看见江裴来,脸上有些惊讶,但他惊讶归惊讶,脚步站在原地没动。

他是江老爷子的住家保镖,且跟着江老爷子有年头了。

江老爷不喜江裴,连带着他对这个残疾的大少爷,也没什么敬意。

他在原地目光紧随着江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