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手》转载请注明来源:宿命中文sumingzw.com

1、贡品

“咔嗒,咔嗒,咔嗒”

马蹄象鼓点般有节奏地在空旷的原野上回响,炎水河安静而固执地往南流淌着,河面反射着些微的光亮,黑沉沉的天空象挂着的一块幕布,正在慢慢地裂开,太阳被遮在巨大的红色帘幕后面,阳光一点点地渗透过来,火红火红的云朵慢慢地晕开,缓缓地铺天盖地而来,象被点着的火一般地在灼烧着天边。

远处的刀口关也越来越清晰了,关隘上,图什族的几支破烂的旗帜在懒懒地摆动,冷风忽忽地从缝隙里流过,旗帜被掀得啪啪作响,应和着离艽的马蹄声,在静谧的清晨里格外响亮。

离艽望着天边火红的云朵,像极了离涵那一身火红的新衣,她此时在做什么?在做她未完成的火雀吗?她要抽换火雀扇面的丝线,已经偷偷做很久了,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她在找那些上古材料做成涵梦的串绳时,都是他指使人在暗中帮她找的。

他抚过手腕上的涵梦,轻轻摩挲着刻有“涵梦”字样的两颗珠子,心里泛起阵阵温柔,躁动不安的心绪得到些许平和。想起刻字时那女人的模样,他不由得就笑了。

而此刻,离涵坐在将军府的正厅里,手里拿着火雀发呆,这是离艽亲手做成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只是男人手粗,有点脱线,她将火雀之前的那些线绳全部抽掉,再用她在深山幽闭处寻来的万年老蛛丝揉合金线丝再加冰蚕丝做成的线绳照着原样一点一点地串起,这线绳是她做手串剩下的,正好派上用场,现在将最后一针绕上去,火雀宣告改造完成,打开是一把小折扇,合起来,是一簇跳动的火苗,她喜欢穿红衣,喜欢骑着马飞奔,远远看去,她就是那簇的火苗,故而离艽为其取名为火雀,在她的成人礼上送给她做为定情信物,这些年一直贴身戴着。

为了回报,她搜集了各种材料,精心雕刻,刻成了十二颗珠子,最后编成一个手串送给离艽,只是串珠子的线绳容易断,她根据甘目族长佬的指引,找到了蜘蛛丝,金丝,冰蚕丝还有些其他丝线糅成了这线绳,串完珠串还剩下好一些,故而现在将离艽送她的火雀扇面重新织了一遍,她很开心,很开心和夫君纠缠不清的感觉。

她端详着手里的火雀,想到正在往刀口关的人,一手托着自己七个月的孕肚,丝丝甜蜜泛起,同时又有些许的不安,今天,今天真的能结束战争吗?

侍女秋蝉端着一碗粥掀帘子进来,“夫人,时辰不早了,喝点粥吧”。

离涵接过粥碗,轻轻地搅了搅,没什么胃口,又将粥碗放到了侍女的托盘里。

“你说,今天战争真的能结束吗?”她茫然地问,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容易。

“会的,夫人,将军从来就没有输过,何况还是他们主动递的降书”侍女应答着她的话,将托盘放下,欲扶她坐下。

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另一名侍女夏雨也掀帘进来,“夫人,几位长老请您去前厅叙话”。

离涵应了一声,在秋蝉的搀扶下,抬步缓缓往前厅去。

“有什么事就不能等将军回府再说吗,让夫人来回地折腾”秋蝉抱怨一声,扶着离涵的胳膊往前厅去。

“算了,估计是各族上贡的事,原是要我去定的”。

见主子这么说,秋蝉便不言语了。

三人一路穿过庭院,往族中议事的前厅走。

“打了三年仗,如今族中的男子更少了,那些进贡来的女人,今年可以少一些吧”过了好一会儿,秋蝉又悠悠地道。

“是该少要一些了,我家里如今都有十好几个了”跟在后面的夏雨补了一句。

“可不是,我家里也差不多吧,公爹有五个,我夫君如今有七个,小叔有七个,现在家里一窝孩子呢”秋蝉接着夏雨的话说道。

“你们啊,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将军府里不也有好几位吗”离涵当然知道他们的意思,她自己又何尝不这样想呢。

其他族进贡来的女人被称为贡女,这些贡女分为两类,一类是,她们一进贡来就会被分配一个小院子,会有人专门监测他们的月事日期,然后通知男人去与其行房,行房时会有人在旁边监督,既不能开灯也不能说话,所以从头至尾,两人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每月一次,直到女人怀孕为止。

这些贡女一旦生下儿子,便可母凭子贵,被认为是好生养的,然后就可以正式嫁给族中的男子,成了别人的妻子,那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会得到族中最好的培养,成为洛离族最有力的战士,他们一旦立了功勋,他们的母亲就会得到更优越的待遇,为避免娶到自己的亲姐妹,他们只可以娶贡女为妻,然后生子,循环着父辈的生活。

另一类则是被明明白白分配到某个人头上的贡女,比如有身份的族老,比如大将军,比如秋蝉和夏雨的夫君,这样做的目的是保证那些贡女生的孩子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在妻子不能生育有子嗣时,该男人还能有其他继承人。

但在行房时,同样是黑灯瞎火的,男人并不能见女人的面,这是为了保证正妻的权益,孩子一出生便被抱到正

妻跟前养着,那些女子同样可以另嫁他人。

生了孩子的贡女和本族人享有同样的待遇,完全成为洛离族人了。

这是自古以来的族规,无人敢违抗,自然也就理所当然地被接受,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虽然她们只是为了生孩子,可也是粘了自己男人的身体,每想到自己的夫郎在其他女人身上驰骋,离涵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那不一样,咱们将军英勇神武,将军的孩子将来就是少将军,当然是越多越好了”秋蝉帮主子提了下裙摆,三人登上一个小台阶,前面不远处就是议事的正厅了。

“咱们洛离族的男儿,哪个不是英勇善战,勇猛无敌的”离涵莞尔一笑,看向两个丫头。

议事厅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五位长老,其余都是各府的夫人。

“阿涵啊,你快来看看,这是今年上贡的单子”。大长老家的夫人见到离涵,迅速起身,将手里的单子递过来。

夏雨帮自己家主子接着,等主子坐稳了才递过去。

这是甘目族的贡品清单,其中三样大头分别是,羊500只,牛100头,适龄可生育女子20人。其他小物品一般都没仔细看过。

离涵扫了一眼,放下单子,那位夫人又迅速将另一份清单递过来。

这是苦都族的贡品清单,羊200只,牛50头,女子8人。

今年这么少吗?离涵在心里疑惑了一下,准备看下一张单子,却发现没有了,目前收到的只有这两张单子。

“色烟和亚拿的单子还没送来吗?”她望向屋里主事的长老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深蓝蝴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宿命中文suming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